pasta·pesto

米英|雷卡|故事的结局,我只想说给你一个人听。

“英/吉/利啾!――”
“呀,阿尔弗回来啦?”亚瑟扯扯围裙,从厨房里大步走出来,“今天的晚饭是炸鱼排,在餐厅里坐好来等我喔?”
“英/吉/利啾,英/吉/利啾,”小家伙大声囔囔着,对兄长国去餐厅里坐好的要求置若罔闻。“今天有人教给我一句伟大的咒语,是一种可以让人的幸福的魔法的咒语!”
“哦?是什么?告诉我好吗?”
“这可不行。”阿尔警惕地望了望周围的女仆和佣人们,“那个教我咒语的人告诉我这个咒语只能对着自己最喜欢最在意的人使用,要不就不灵啦!我只可以对着你使用喔,不能让别人听到啦,英/吉/利啾过来点嘛。”
“好吧。”亚瑟走到阿尔面前蹲下身,“现在我们够近了吧?你可以小声说,不会被他们听见的。”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伸手勾住亚瑟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甜蜜蜜的吻。
他小声地凑到亚瑟耳边说,
“我爱你喔。”


――
你感受到幸福了吗?,英/吉/利/啾?

“所以阿尔弗,你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呢,要是让开尔文管家又知道我在练琴时间偷偷跑出来的话――你知道他可是很严格的。”
“今天是学校交换礼物的特殊日子。没人会发现我溜出来。”金发男孩把手背在后面看上去似乎有点局促。“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交换礼物?”穿着白色衬衣和黑色背带裤的亚瑟柯克兰小少爷皱着眉思索了一会,“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找到人交换,谁都知道阿尔弗雷德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人气王,想和你交换的女孩应该都多到排满走廊里吧?”
“别拿这个打趣我,亚蒂,要是你不上什么家教而是和我一样在学校读书,我敢打赌你也会有这么高的人气的。”阿尔弗雷德回答,“事实是,她们带了很多的巧克力或者粉色的贺卡――可是那些都不是我的目的,我才不会用我的礼物去交换那些。”
“你的礼物?”
“喏,”阿尔把背在身后的手亮出来,是一束淡紫色的,还带着清晨露水的野花,“我一大早去很远的那边的山头摘下来的,换给她们太浪费了,我想要的东西只有亚蒂才有。”
“我才有?”亚瑟挑挑眉,“让我猜猜,我们大英雄想要的是不是我的那款限量版游戏机?我之前就说了喜欢你可以直接拿去的,反正我也不太玩……”
“当然不是。”阿尔弗雷德急匆匆地打断了亚瑟的话,“那个才不是我的目的,况且假如我把游戏机拿走了,就没有理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礼拜天上亚蒂家了。”
“所以?”
“一个吻,我想交换亚蒂一个吻!”男孩强硬地把花塞进亚瑟的手心里,他涨红了脸,却还要模仿着商人的语气故作成熟地说,“一束美丽的,刚刚摘下来的鲜花,交换亚蒂的一个吻,我想应该足够划算了。”


――
其实阿尔弗雷德心里想的是,如果一束花就能换到亚蒂一个吻,那我可真是赚大了(。)

今日份的快乐

Violaoi:

段忶ELINA:

#APH##米英##二宣##预售#  超强阵容!!

2019年米英台历

特邀elio绘制内封面,买到=赚到!


预售时间:11月10日晚八点

预售地址:戳我

资讯群号:531625814

预售前十抽三个人送来自三位staff老师的签绘!!

抽一位买家送英英粘土人,销量过300就改送香水,米和英任选其一!(已有就兑现)

前10与前25选项限购一份。


首发cp23,摊位:有梗工作室,双日都有,场贩台历单价为80¥



基本信息:

原作·Axis Power Hetalia

Couple·USK Only

规格·210㎜×145㎜双面铜版纸

装帧·封面镭射银序言硫酸纸

赠品·安全套外形湿纸巾(黑桃国王室专用款);

洒金方卡(随机掉落100张);

PVC透卡(四款春夏秋冬随机赠一,限通贩前120,可加购全套);

A7别册《243rd》1776-2019 [by.AOI](5000字,限通贩前25)

特典·金属镂空书签  双人亚克力4㎝徽章

预售时间·11.10 20:00 - 12.02 20:00


定价(特典可单买):

台历·75¥

PVC透卡全套·15¥ (限100套)

金属书签·25¥

双人徽章·10¥

台历+书签·95¥


Staff:

主催+赠品设计· @段忶ELINA 

字体设计·么西

宣图排版·沈生

封面+书签+内页设计· @♠ · ♥ · ♣ · ♦ 

内封面·Elio(Pixiv ID=397139)

封底· @Lethe 

序言· @黑喵 

一月· @叁飞 

二月· @枫叶-maple 

三月·喵大爷   

四月· @阿棉6w6 

五月· @鄂季唧 

六月· @九千吱 

七月· @迎接极昼的南极杂货铺  

八月·阿酥  

九月· @‡†‡‡† 

十月· @阿米扛着大炮 

十一月· @-JJJJJJJM- 

十二月· @绘木 


洒金方卡· @犬涯差互 


PVC透卡:

春· @今天和毒宝贝亲亲了嘛   

夏· @吾糖咖啡   

秋· @霄 

冬· @一只碳基生命 


赠品别册· @Violaoi 


双人徽章· @弧长森 


Guest:

 @Brownris 

 @Yiwro 

 @今天和fa宝贝亲亲乐! 

 @Aricame 

 @⭐.️Lin. 

 @挖坑不填好文明 

 @SHILOH_希洛 


CPP链接: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43163

有什么冰凉凉的东西射中了他的尾巴。
好过分,真的超级痛诶?
狮子座阿尔弗雷德气呼呼地把箭从他的尾巴上揪下来,一边疼得嗷嗷叫。
一定一定要找这个过分的家伙算账――!
小狮子拿着箭气冲冲地找上了射手坐亚瑟柯克兰的门。
什么?第一次登门拜访要带上礼物?要提前预约?生气的小狮子才不会管这些呢。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过后,射手座打开了门。
“请问有什么事吗?”
糟糕!特大危机!小狮子拿着那只箭已经想好的抱怨的话已经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那真的真的是只是一只普通的,射手座平时用来狩猎的箭矢,而不是什么爱神丘比特的箭?

“什么,原来时间的长短是一样的吗?”阿尔弗雷德震惊地看着亚瑟手上的闹钟,嘀嗒嘀嗒,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
“是啊。”宗主国温柔地揉揉他的脑袋,“时间可是很公平的喔?”
“可是我怎么觉得是不一样的呢?”阿尔苦恼地思索着“难道我过得时间和别人不一样吗?”
“怎么可能啦小笨蛋。”
“明明就――!”小阿尔弗雷德张牙舞爪地扑进英国人怀里,声音闷闷地,“等待英/国回来看我的时间过超级慢超级漫长,可英/国呆在我身边陪我的时间又过的太快太短暂了嘛――”

“他有一切糟糕的食肉动物的缺点,自大,自以为是,老是不顾及我的感受,尤其是身高方面,他有一口白森森的尖牙,可吓人了,而且他还老是无差地四处放电。”小垂耳兔亚瑟柯克兰气愤地说。
这样吗,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阿尔弗雷德的表白并和他在一起呢?
“因为。。。”小兔子拽了拽自己的耳朵好挡住自己羞红了的脸,“这些缺点,与他的优点以及我对他的爱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我今天早上还爱着你的亚蒂。”
“那下午呢?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阿尔弗雷德小朋友。”
“现在已经不是爱着你,是特别爱着你了,亚蒂。”

总之亚瑟在被堵在墙角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预期了。
那个糟糕的小他一级的不良学生,阿尔弗雷德。
完完全全可以把这个臭小鬼打趴下的。亚瑟在心里想到,所有和亚瑟同级的w院学生都知道,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是个前不良,曾经创下打遍学校无敌手的伟大记录。
但是柯克兰没有。他只是任由琼斯推推搡搡地把他压在墙角,好来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假如琼斯又要做什么违反校规校纪的事,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琼斯带回学生会长室写这个月第四份千字检讨。
当然,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引领学生走上正道,而不是为了借此机会好近距离观察琼斯那张帅毙了的脸。
“所以不知道琼斯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找会长索要点东西。”
“没想到琼斯你竟然干这种向他人索取财物的糟糕事情,这个学生会可不能原谅。”亚瑟试图推开阿尔弗雷德,但是阿尔的力气比他想象的大得多。
“索取财物?当然不,英雄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阿尔弗雷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是来索吻的,会长。”
现在亚瑟柯克兰只能努力地睁大眼睛,好防止自己溺死在唇瓣的柔软触感中。

他在唱歌。在微醺的晴朗的伦敦的下午里,唱着烂大街的庸俗情歌。
我们本来不该计较美国人糟糕的品味,可是这首歌让琼斯自己都感到嫌弃。如果不是因为在街头卖唱需要些庸俗大众吸引人的话,他一定不会选择唱这首歌的。
那个英国人就是在这个时候路过的。在他这么糟糕的时候。
那个穿着正装的英国人从口袋里掏出零碎的钱,弯下身放在他面前的帽子里。起身时他微微抬了头,好看的绿色眼眸一下子撞进可怜的美国人心里。
“I'm falling.”歌词从琼斯口中出来却硬生生地跑了调,整个伦敦像是突然下沉下沉再下沉,沉到了地心里。
I'm falling.琼斯脑子里只剩这么一句话。
他弯下身把英国人放在他帽子里的钱拿了出来,迎着诧异的目光,递还到了英国人手上。
“比起这个,”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我更想你请我到附近那家咖啡店去喝上一杯。”
然后在他海蓝色的,令人无法抗拒的蓝眼睛的注视下。
这个好看的绿眼睛的英国男人点了头。


――――――
随便写了个脑补出来的场景,觉得米英非常适合一见钟情。可惜文笔有限,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歌曲是虚构的。琼斯小伙知道他堕入爱河了就行。xdddd

“我本来应该早点起床的。”阿尔弗雷德说道,“这样我才可以趁别扭的英国人没醒给他一个早安吻。而不是一大早就跟他唇齿交缠胡闹个没完。”
“听起来你对不/列/颠的吻技很不满意。”
“我怎么敢――我满意得都他妈想把你摁在床上把你干到床底,但是我有该死的工作。”
“那你下次还是早点起吧。”亚瑟提议。“这样我们就不仅唇齿交缠个没完,还可以脱了裤子在床上交缠个没完到你上班。”
“好主意。”阿尔弗雷德如是说。